保持心平气和

窑崖【十七】

首章 


最危险,最安全。


崔媛是跑出齐怜花家的,踏到路上,已经冷下来的天让她清醒了很多。


惊颤消退,血液重回。


今天再去邢炜那里一趟会引起怀疑,学校那边上五天歇两天,明天一早还有课要去上。目前最好的选择是按兵不动 明下午放学后寻个理由再去找他们。


但她现在真的很想回去看看,看看那孔窑洞。


吸几口凉冰镇大脑,不断回忆,明明她晌午的时候刚从那里出来,先前也去了不少次,竟然没有察觉到一丝不对。


或许是收拾得太好,也怪他们从来没有对那间房子有过思考。但既然敢让邢炜居住,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当下还能不能找到线索是未知数。


天...

互联网很神奇


现实的我,二十多岁普通人


网上的我,一位处于NP风暴中心离异数次抛妻弃子心肠歹毒而又高贵优雅游走于法外之地的四十岁男企业家

窑崖【十六】

首章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起来的,把她耳后的发吹乱,皱了呆呆定着的包裹脚踝的裤边。


崔媛没能说出来一句话。


二十五岁,怜花,刘庄,没了娘的刘望。所有事情都串起来了。


借住那家的婶子,说什么来着,那孩子娘死了。原来没有原因的死亡,就是没有死亡。


千头万绪,慢慢加压。


她是刘望的娘,却出现于窑沟子,为什么说她死了,她怀里的孩子是后来又有的吗……


口音也有了解释,但完全超出了她的猜测。


“崔老师?”


怜花叫了她一声,不知她为何呆滞。


或许是这一时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崔媛丢掉了一直以来的谨慎,看着她的眼睛,挪动...

知道审核员的账号后,我每天都会去上供一张粮票,以乞求来章风调雨顺,百姓合乐,过审安康


阿弥陀佛

窑崖【十五】

首章 


夏婧被抓去当媳妇,这是除了死亡最坏的结果。他们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彭留洋这些猜测。


“先往好处想,或许,是为了留她在这里教书才……”


邢炜说的自己都不信。


“先往坏处想,做好最坏的打算。”


崔媛利落抬起一条腿跪上床。


这间打了一扇窗,窗纸明亮糊着一层,最边角有个不起眼的小洞,她透过这洞往外面瞅。


“我看到他了,在门口院子里收拾那块菜地。”


邢炜知道她说的是谁。


“在瞧我们这边吗?”


“看不大清。”


“下次还是在山上的地里见面,这做点什么都要顾及着。”


“嗯,但他不用去北地吗?”


“我们出去的...

窑崖【十四】

首章 


剩下那半碗稀饭邢炜没能吃下去。


“夏婧在那四五个月里某一天出事,出事之后这间屋子便没有人住,从桌子板凳上的一层灰也能确定,确实没人。”


“但是,没人住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了这里的物件没有再变动过,那么,物件不动的情况下,再怎么落灰,这只搪瓷杯子底下起码应是干净的。现在看它下面那一层灰很均匀,所以,是本就落了灰,后续又摆上的这只杯子。”


“摆是为了营造夏婧住过的假象?”


“对。”


这间房子其实哪里都有灰尘,不是粗心没打扫,而是刻意“做旧”。

按他们给的说法,夏婧“出事死亡”,那么从出事到现在这里肯定是没人住的状态,落灰是必然。...

窑崖【十三】

首章 


邢炜应该在检查夏婧的遗物。


按照昨天下午传来的消息,他们会表面上放弃寻找夏婧的尸体,告诉村长等老赵头再来窑沟子时,彭留洋带着夏婧的遗物回去,这事儿也就这么结了。


“你到时候也一起走,说水土不服待不下去,不能教了。”


这诡异的地方,崔媛不傻,热血被现实打回了肚子,无私奉献,前提也得是先保证生命安全。


虽然她并不确定事情是否真的能按照预想发展。


学校就一个老师,连个敲下课钟的都没有,背着弟妹来上课的学生挥手再见,崔媛目送他们,盯着小小的背影发呆。


放学下课是她可以安静思考的时间。


老赵头再来不知道要什么时候,在这...

自己做的文档,可以存,别问了

写连载的时候,读者看到的章节是作者比较早之前已经写完的

所以作者和读者的认知会有时间上的错位

这导致,所有人还在猜测事情向什么方向发展时,我已经开始盯着后面写好的草稿夸赞自己


“写成介样的娘们,可真变态。”


窑崖【十二】

首章 


“老师,你还不睡吗?”


崔媛脑中绷着的筋被弹一下,折断思考。


“学校的板凳,怎么一个坏的都没有。”


谎言被戳穿的那一刻她确实慌了,但回答得还算合理。


“啊,没坏的,但几个有些晃,怕娃娃们坐着坐着塌了。”


短暂的时间,两句简单的谈话,但他转身走的时候崔媛快要虚脱了。


姜维是否为敌她不确定,但绝不是友。那份细致的心思还有面上不减的笑,让她有些发怵。


“马上睡了。”


崔媛轻轻语气在夜里流淌,这个炕不小,姜果睡在中间,邵二婶子在最右边的位置,白天辛苦劳作,她早早就睡下了。


“老师下午去哪了?饭都没回来吃。”...

你一直念窖?

窑崖【十一】

首章 


三个萝卜开会。


村长的这块地其实也不算大,但对这种山崖田地来说,能有稍平整的地块已经是难得了。


“怎么摸来这了?”


“一路找过来,遇见个大姐告诉我你们在这。”


“带娃那个大姐?”


“是她。”


邢炜和彭留洋上来的时候也觉她辛苦,趁手帮那女人薅了小片地,有印象。


“我今天想和彭留洋去找你,到了学校见有课,又走了。要是你现在不来,我俩打算晚上偷跑出去叫你。”


这几天因为零零散散的事他们难得能聚起来,齐齐坐在一块背阴的山壁后,三个年轻人没了刚来时的朝气。


崔媛看着彭留洋低垂的头,开口。


“你知道了吗?”...


窑崖【十】

首章 


那是求救信号。


崔媛站在讲台上又一次发起了呆。


彻夜未眠,笔盖内侧的几个字符一直在她眼前飘转。那是根精致的钢笔,她不相信夏婧会以单纯涂鸦的心态在内圈刻上这么个单词。


并且,刻字既然是想向外界求救,那么在这个连汉字都不多认识的村庄用英文,是不是太怪异了。


除非,崔媛手中的课本被抓握得皱了起来,一个猜测在她脑中乍现。


除非她不想让村子的人看懂。


“老师?”


“老师上课了!”


讲台下面的熙攘打断思索。


今天是窑沟子小学开学的第一天,土搭的泥讲台,不同木色东拼西凑支起来的讲桌,身后是土墙刷黑泥...

窑崖【九】

首章 


气氛里些微的别扭被眼下这片土地打破。


“这下面山旮旯缝里也有不少杂树杂草,不管是从上面往下看,还是在地下搜找,都不容易。”


窑沟子地形的恶劣崔媛这次体会得淋漓尽致。


邢炜带着她爬高走低,都是些犄角旮旯的地方,黄土进了鞋里,脚趾缝被塞得难受,终于在下到一截山腰的时候停了下来。


“从这再往下,就能到山底了。”


是一个将近垂直的陡崖,但有几处可以落脚的地方,长着几棵歪脖子干树。


“我先下,在下面接着你,小心。”


这路很不好走,其实严格来说这连路都算不上,崔媛像山里攀岩的猴子,笨拙地寻找下脚的地方。...


写这个连载每章有彩蛋,有的是一口气看完,送八章的量,但一天粮票就那么几片,送着送着没了,心痒痒了,花钱

傻不愣登给我气的,不能等明天再来,白嫖都嫖不明白

[图片]


窑崖【八】

首章 


死了又没死。


炕中间是姜村长大儿子结婚时村里一户木匠打的矮桌,做工粗糙,边缘刨活儿不平整,两个人一左一右对坐。


邢炜和彭留洋暂住的地方是姜村长已逝长子的那两间土窑之一,夏婧生前住的另一间,就在隔壁。


“谁?”


“夏婧。”


邢炜说出她早已明白的名字时,崔媛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不只是她惊讶于人没死,更多是因为,这简单的一句话句话会让所有东西都可疑起来。


人没死,为什么要说死了,太多值得猜测的可能性在其中。


“为什么?”


“我按你说的,去了夏婧‘生前’去过的最后那户人家问了问。”

“刚开始问的那家女主...

Q:我英语考的跟个shi一样,我不明白为什么外国人说英语学不会一字一句的说呢?(;^_^A

相同的意思

你只会说shi,而别人加了t

学习的差距,毫厘间而已


窑崖【七】

首章 


生的时候难,死却比想象中容易多了。


再见到邢炜是在晌午头,看到表情已经能推测出结果,她还是象征性的问了一下。


“找到了吗?”


“姜村长没说错,那地方没法下到山底。”


灌口水,顺着脖子流下来几滴吧嗒黏在地上。今天崔媛在为开学做准备,办公室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没昨天来的时候那样压抑了。


邢炜盯着墙角整齐摆放好的夏婧的东西。


“出事时走过的那条路本来是盘山的一条缓坡,被多少年来修修铲铲弄了一条山路,不窄倒是,但夜里一摸黑,保不准就掉下去了。”


“你们看到掉下去的地方了吗?”


“看见了,那处滑了...

© 禽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