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生花的十位文手潜伏在老福特,他们昼伏夜出一年一熟,尤其喜爱在春节佳期聚集起来密谋某种见不得光的邪恶活动。


这一次,他们将一张扑克卡牌↓放在了老福特用户的枕下,上面隐藏值得推敲的线索。


各部门做好准备,新春将至,邪恶力量又要爆发了。


[图片]


【海报特别鸣谢浑身布满才华的@子夜旦未央 @露白凝 老师】

请B站不要在我看沈腾正嘎嘎乱笑的时候推送恋爱视频,我明媚的笑脸瞬间像个小丑

电子游戏防沉迷宣传大使

猜一手今年春晚会出现的元素:yyds,绝绝子,翘jiojio(待定),相亲找对象的年轻人,催婚爹妈,二胎三胎,敦煌元素舞蹈,曲艺,抗疫,电商带货,小岳相声,一群明星红红火火假唱(期间不定时穿插热搜:XX红色西装XX红色礼裙央视镜头下的XX能有多绝),以及小品末尾擦两滴泪后异口同声的:“咱们一起吃~饺~砸~”

《人类动物园》

3749站在地标展示栏前,没有选定要去的方向。


她是带着任务来的。


在升学到高中的那个暑假,人们要来一趟动物园,强制的。教育部颁发出政策:没有动物园票根,3000字观后感,不允许进入高中学习。


3749很珍惜这次机会,一生中,他们只被允许来人类动物园一次。


没有父母陪同,动物园的各个园区都有导游。


半小时了,3749抬头,她还没有做出先去哪里的选择。


“3749。”


有人念她的名字,3749转身,看向身后人的左胸。


2613,黄色底,他是90后一代。


那是他们出生数字尾号,颜色代表时代,00后的她,左胸前是叶绿色。


“学前...

一些事情想要说,这次投票活动我不准备再继续,是出于个人的某些考虑。

所以感谢各位这段时间的投票,但不是白拿各位,所得收入会在1月22号晚间直播时给大家抽奖用,再次感谢。

我群一直藏挺深的,因为开始不想建,后来某种原因没办法了,要想加加这个吧,不用私信问了。


1.21更新,一群满了,五群:580316551

晋江是泄洪到我这了

投票与抽奖与100k福利

三件事情,我阴历年前要做完的最后三件。


先是小半年里我一直忙活的比赛。年年我都得碰上几次赛事性投票,这次是一部长篇《窑崖》 ,进决选了。

当初在写的时候考虑日后要投票的情况,就在形式上花了点心思,引入了“拆盲盒”的小概念。排版尽量一致,大概下面这种效果。


[图片]


彩蛋是不同语言的感谢说法,每篇都不一样,所以说类似盲盒。票就是粮票,不要钱那个,给任何一篇都可以。

粮票获取规则:

[图片]


设置这些彩蛋的原因下面会说。


然后是更为期待第二件事,年末抽奖。


年初就开始思索来年的抽奖,从奖品到方式,从时间到疫情情况。


去年...

《一周》

【周五】


薛婳是没想着她还有去酒吧赎人的一天。


“人呢?”


酒吧老板她是她远房大侄子,转着根烟叫了一声表姑。


“里边关着。”


“犯了什么事儿?”


“跟人干了一架。”


薛婳歪了歪脖子,昨儿累着了,今天宋尚缠着不让走,好不容易到公司,会开一半被叫了出来,烦躁得很。


“带我去。”


高跟鞋哒哒哒,她在外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穿着一丝不苟,发丝透着瓷墙反射的微光,润亮。下楼梯稳稳当当,西裤蹭过腿缝时微微皱了眉,但脚下没有停顿。


楼下味道说不上好闻,酒吧处理闲杂人总会在地下室进行。她曾经来过几次看侄子揍人,场面跟看黑道港剧...

《一周》

富婆文学


【周四】


好像被发现了。


薛婳琢磨他的表情,最后得出结论。


绝对被发现了。


和柳归一的这些年,她很清楚他那几个生气表情。比如现在,不拿正眼看自己,无名指慢慢敲打,上面顺畅纹着的几个不认识的外文。


“日料怎么样?”


小腿搭上去,磨蹭了一下。


柳归一手指停下 ,垂下眼睫盯一会儿很自觉就伸自己大腿上的那只裹着西裤的腿,很匀称,一点点重量。


按照以往,这种迎合他不会客气,但今天他没有给薛婳面子。握上脚腕不留情把她的腿挥下去,温度透过一层布料传到手心,只留存了不到一秒。


“有事。”


嘴角直直绷着,精...

让我想想今年要说点什么。


好像干了点啥,又好像什么都没干。


今年连带吐槽和牢骚有108篇文章,和去年比少了一些。


一月份把破冰 写完了,记得那段时间挺煎熬的,手里东西没有完结,生活里许多事情需要去做,又抽了个奖。抽奖看着不是什么难事,但所有工作量汇集到一个人身上,还是够喝一壶的。


蛮值得高兴的是上了一次LOF开屏,当然这是LOF应该做的。


二月份发了联文 ,和几位太太一拖再拖敲定了主题,我写了两天一夜,屁股坐得绑疼,赶在截稿日之前生了出来。联文印象很深刻,整个过程突出一个能拖就拖,文手祖传艺能了属于是。


另外鸽了许久的本草 ...

工作人员告诉我年度报告很阴间时


我不屑,能有多阴间


看完之后


[图片]


[图片]


确实很阴间


建议以后多点赞彰显我优雅风度的评论


来到这里两年半的时间


[图片]


2021四舍五入写了20w字


[图片]


以及评论了两千五百条?


[图片]


想了一下,大部分是那次抽奖回复的号码


[图片]


减去后正儿八经的评论有七百多个


还有最令人落泪的,是我只鸽过一天


[图片]


从不与鸽子同流合污


LOFTER劳模•勤女士


最后特别鸣谢气氛组组长

窑崖【完】

首章 


腐木被钉上一块依旧能看出,真相被遮挡得严密还是有缝隙。时间在流逝,一潭死水砸进石头,表面被搅得天翻地覆,内里还在等待将至的破沉。


现在或许是晌午了吧。


昏黑的炕鼓出扁平的一包,被角露出一只眼。是活的,眼珠转动盯在某一点上,一动不动。


天光正亮着,一轮白日炙而热,被门缝分裂成细丝蒙在墙上的“正”字,正被切割成碎块。她就这么盯着,每天都是如此。


一个,两个。


不出意外,今天会是第三个的开头。


“哼。”


女人低哼,慢吞吞从炕上撑起半身,带出一阵叮叮当当。有罪者逍遥天外,无罪却身陷囹圄。


剥开身上那床被子才能看到她...

窑崖【三十一】

首章 


“指导,是不是快了。”


“就这两天,老赵脚步要是快一点,前天就该到了。”


“偷懒了吧。”


小胡特地剃了胡子,太阳底下精精神神的,想起来老赵头之前对他们的说的话咯咯笑一声。


“没准人还不想回呢。”


老赵头大半个月前送货回的黄集,邢炜没跟着回来。问了才知道,彭留洋到窑沟子终于见着了夏婧,但千山万水的来一趟实在不舍分别,要留在窑沟子一段时间待老赵头下次送货再跟着回来。


邢炜心眼实在,人既然是他送过去的也要他送回来,便跟着一起在那呆到下一次老赵头过去,全当在周边村子出一趟差了。


“他是这么说的?”


刘指导那时听到这...

窑崖【三十】

首章 


所以他不让自己坐车上,怕发现端倪。

所以车里的动静不止是鸡在抓挠木板,还有女人的指甲。

所以在她的脚下死了一个女人。


扒开所有遮挡,从陆续露出的缝隙往里看。内部的四个角有镶的绳索铁丝头的残留,木板上有血迹,还有少许面粉,或许是谁委托运的货。


目测大致高度后,崔媛估测内部空间应该非常逼仄,抬不起头翻不了身,鼻尖能顶到木板。她回想起齐怜花,她是从刘庄运去的,路程近,运输时间会短很多,所以被迷后醒过来便到了地方。


而她脚下那女人是和他们一起从黄集出发,那类似指甲抓挠木板的声音响起时,或许就是醒了。


堵住了嘴发不出声音吗,也可能是濒死,丧...

窑崖【二十九】

首章 


她不知自己会往何处。


老赵头赶驴技术很好,平而稳,她透过黑木车厢的几丝缝隙能看到村子的状况。


路上的每个人瞧见他都会招呼两声。


“赵叔拉完货了?”


“赵叔下次什么时候来?”


“老赵头,下次帮我捎带一卷布。”


车厢里堆放的东西都是些鸡蛋果子或者鞋垫绣活,那是村里人委托他拿到镇上去置换东西的,大多是为了筹几匹布,或者两只鸡。


崔媛一声不敢出,在驴车慢慢晃悠中,渐渐看到了他们进来时的那条路。在山中狭窄蜿蜒,隐没进那条谷。


出去了,她在一个月后终于从窑沟子逃脱。


但远没有到高兴的时候。


倚木板上她啃一口...

窑崖【二十八】

首章 


骗局圈着骗局,谎话套着谎话。


骗人者也是受骗者,一个连累一个进了笼子。


彭留洋拿到手的钱,发现是假的后,找到张哥。张哥随之发现自己的“红利”同样有一部分是假的。


他说,卖方使了坏心眼,他们都被骗了。


“这点钱,当吃了亏算了,我就当白跑一趟,再不拉那个村的生意了。”


那天他夹了块焖烂的羊肉,酒与肉的气味弥漫鼻腔。


“这怎么行,人不是白卖了?!”


他急了,于是烟气里的男人抬抬眼皮,牙缝里塞得羊肉舌头拱了拱咽进肚里。


后来,张哥告诉了他卖家在的地方。


“叫窑沟子,你要想要钱,就去一趟。哥几个上次差点被发...

不理解三观正为什么能成为优点,和我不理解守法能成为优点一样


这是为人之本,竟然被网络带成了高标准


在考虑旅游,各地有什么好吃的

窑崖【二十七】

首章 


她被关进废窑的第三天。


尘土和一床被褥陪伴着她,邢炜不知道在哪里,或许也被抓住关了起来,或许,她甩甩头,逼迫自己不去想坏结果。


开始的惊慌让她绝望,直到昨天才镇静了下来思考事情的脉络。


他们的所有行踪,彭留洋必定都告诉姜维了。但随之也带来了许多她想不通很多东西:


明明在三天前的中午姜维到邵二婶子家找自己的时候,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真的下了地窖寻找夏婧。


说明那时候姜维不知晓他们的计划,也意味着,彭留洋没有对他通风报信,没有“倒戈”。


但到了夜里,他便站在了姜维身后,走狗一样。


时间相隔不过一个下午,他便果断做出了选择,...

© 禽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