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崖【八】


首章 



死了又没死。



炕中间是姜村长大儿子结婚时村里一户木匠打的矮桌,做工粗糙,边缘刨活儿不平整,两个人一左一右对坐。


邢炜和彭留洋暂住的地方是姜村长已逝长子的那两间土窑之一,夏婧生前住的另一间,就在隔壁。



“谁?”



“夏婧。”


邢炜说出她早已明白的名字时,崔媛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不只是她惊讶于人没死,更多是因为,这简单的一句话句话会让所有东西都可疑起来。


人没死,为什么要说死了,太多值得猜测的可能性在其中。



“为什么?”



“我按你说的,去了夏婧‘生前’去过的最后那户人家问了问。”

“刚开始问的那家女主人,和姜村长说的一样,夏婧确实去过她们家,走的时候天色也晚了,很有可能掉下去悬崖。”

“在我要走的时候,那家的儿子追上来叫住了我。”


“他是夏婧教过的学生,十几岁,常在山里玩,知道有个小陡坡可以下去崖底,在听说夏婧不见后,他不敢相信,下去找了很久,但什么都没寻见。”


“一个小孩子,下去找也很难找到吧。”


“我也这么想,就让他带我下去。”


邢炜气息已经平缓了不少,没有焦点的盯着某一处。


“那个坡几乎是直的,窜下去之后又下了很长一段山土路,绕到了山崖底下。”


“整一天,我和他一直在找,没有找到夏婧。”


“所以你觉得人没死?”


崔媛觉得这样的论断有些不严谨,没找到可能是搜查不够仔细。


“不止如此。”



邢炜眼球滴溜溜转,扒开破了一个眼儿的窗纸往外看,压低了声音。


“跟我去一趟。”




来到窑沟子已经有一些时间了,崔媛每次走出去还是会看到零星村民投来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


布鞋底路过一户又一户,她往邢炜左边走了走,让他的身形遮挡一下自己才算好受些。


因为这个村子奇怪的氛围,崔媛很少走动,白天来学校准备开学后的安排,晚上回到邵二嫂子那里休息,两点一线。


这次邢炜带着,她第一次到窑沟子最西南的山崖。


窑沟子本身依山而建,所有的窑洞都是通过挖掘山体得到的。住户最密集的那一处是全村最平坦的地段,往四周走地势就陡峭起来,偏僻的几孔窑洞在崖壁上,像墙上残留的挂锅铲的钉眼。


一路也说不上难走,稍稍窄一点的土山路,蜿蜒盘踞山体,邢炜带她一路向上,走了半刻钟停了下来。


崔媛眼睛很尖,一眼看到了路面上不太对劲的地方。


“就是这吗?”


一小节土路的最边缘有摩擦的痕迹,和当时姜村长说的一样,那里明显滑落了一斜坡土,再根据周遭土石的缺少情况,看起来很像失足踩空滑落的印子。


“嗯,这里就是告诉我们的夏婧可能掉下去的地方。”


崔媛走近,深色的眼仁倒映着黄土,慢慢眯了起来。


邢炜走到了最边缘蹲下来往崖底看。


“本来我也觉得人是掉下去了,但那孩子……”


“邢炜。”


忽的,崔媛打断了他,邢炜被梗了一下,咽下去想说的话,回头看到了眉头拱起的崔媛。


“怎么的?”


手指拈了几撮踩空滑坡边缘的土,干碎的沙无法抓住,往外逃离。


“我们来这里走过的那条路上,在进那个峡洞时,记得我和你说过什么吗?”


邢炜定了一会儿,盯着她的侧脸,女人回望他,无声的气流在他们之间流淌。


“你说,有几个洞像是人为凿出来的。”


“还有。”


崔媛手指间的土已经漏了干净,她慢慢拂开斜坡表面的碎土块。


“我们之所以走近那条弯弯绕绕的峡谷,是因为一条塌了一半没法走的路,我那天说,那条路有铁锹的痕迹。”


覆盖的一层黄土染灰了她的手掌,指甲缝塞了泥土,动作慢慢停了下来。


邢炜眼睛睁大,看到了黄土之下,一道淡淡的、极为不显眼的弯口铲痕。










思绪被折断。



日头红又斜,两个年轻人坐在石块子上,一点风吹动衣角。


太累了,他们的大脑被无数的猜测冲击。





“你刚刚,那一半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我想说,本来我也觉得人是掉下去了,但是带我下到山崖底下的那孩子,对我说了一条线索。”


邢炜指向了西南方,崔媛眼睛追随他的指尖,看到一条蔓延到遥远那侧的蜿蜒小道。


“这条路继续往那边走,绕过半截子山腰,就是那小子的家,也是夏婧出事前最后去到的地方。”


“那男娃告诉我,其实他那天傍晚,不放心老师一个人走,在后面跟着,送了夏婧一段路。”


“就送到了那里。”


崔媛被夕阳照射得眯起眼睛,山路很长,从这边能看到那边,但只能大致看到个形状,距离还是有点远。



“他说,当时跟到了那边山路后就停了下来,从那边目送,直到到看不见夏婧才回了家。”


崔媛眼皮跳了一下。


“你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吗?”



她在听完那句话,就瞬间明白了他在指什么。



如果那孩子说的是真的,他亲眼看着夏婧消失,那就说明那时候夏婧已经走过了这段山路,既然走过了,还怎么会从这里掉下去呢。



“他真的看到了吗?”


“我问了三遍,他说自己记得很清楚,虽然天色暗了,但确实是见到夏婧的身影从山路转角消失才回的家。”


“会不会是夏婧又原路折回,在这里出了事?”


“我开始觉得有这种可能,所以找你的时候用的‘或许’两个字。但我现在觉得不是或许,而是没有死,或者最起码,不是在这里死的。”


在听完男娃那些线索后,他还不能做出判断,可在看到崔媛拂开的土下的那浅浅一道铲痕后,邢炜心中的猜想已经落了根。


制造假死,在这个几乎没有下山路的崖上伪造跌落痕迹,前因后果衔接顺畅,连尸体都可以光明正大地说没有。


如果不是人还活着,或者死得有蹊跷需要隐瞒死因,他找不到这么做的理由。


“还有件事,跟我下去一趟,趁天黑之前。”


崔媛还沉浸在思绪中,被邢炜拽起了手,个高步子宽,两步有她三步大,她小跑勉强跟着,叫了两声他才意识到,触电一样收回手。


“还要去哪?”


“去,去山底下,那路陡得很,天黑就麻烦了。”


“好,那我们快些。”


崔媛没有问他要去那里做什么,现在整个窑沟子,除了他和脑子发昏的彭留洋,她没有可以相信的人。


姑娘也是麻利的人,转眼向他刚刚要去的方向走抬脚,剩下木在原地的邢炜,盯着自己手心一会儿,嘟囔两声扇自己一巴掌,麻溜追了上去。









 

———

这活动进入投票阶段了


评论 ( 60 )
热度 ( 979 )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 禽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