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崖【十二】


首章 



“老师,你还不睡吗?”


崔媛脑中绷着的筋被弹一下,折断思考。



“学校的板凳,怎么一个坏的都没有。”


谎言被戳穿的那一刻她确实慌了,但回答得还算合理。


“啊,没坏的,但几个有些晃,怕娃娃们坐着坐着塌了。”


短暂的时间,两句简单的谈话,但他转身走的时候崔媛快要虚脱了。


姜维是否为敌她不确定,但绝不是友。那份细致的心思还有面上不减的笑,让她有些发怵。



“马上睡了。”


崔媛轻轻语气在夜里流淌,这个炕不小,姜果睡在中间,邵二婶子在最右边的位置,白天辛苦劳作,她早早就睡下了。


“老师下午去哪了?饭都没回来吃。”


“我去二娃还有姜冰冰家里看看他们的学习情况。”


“是从北地回来的时候去的吗?”


崔媛沉默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去了北地?”


“我瞧见了。”


静谧里她们怕惊扰邵二婶子,飘飘如呓语,舒缓下坠。


“我去北地找和我一起来的两个人,让他们帮忙看看班里的板凳。”


“板凳没坏的呀。”


“有几个晃了。”


“哦。”


崔媛能感觉到,姜果的聪慧来源于敏锐细致的观察力,或许是因为母亲不会讲话,所以比平常人更留心。


“你睡吧,明天要上学。”


“我还不困。”



现在是什么时辰谁都不知道,没了日头当做依照,农村的夜像是没有尽头的轮回。


崔媛看不见她的脸,她也同样。半晌,崔媛在黑暗里开口,说出了想说很久的一句话。


“我们聊聊天吧。”




油灯像是两个世界的闸门,点上与熄灭是人间与地底。


邵二婶子很节省,油灯只在入夜最暗时点一会儿,崔媛一手端着,拖一条板凳在院里。抬头看天色,暗空中星点璀璨,太阳光经过不断的超远距离弹射,落到微微泛白的黄土地上。


她吹熄了油灯。


如果没有一系列诡异的事件,这里的生活她其实还挺喜欢。穷了些,可有学生,有希望,她还有一腔奉献的热血。


“这个村子,有人走出去过吗?”


“有,跟着赵爷爷可以出去。”


“不跟着的,有出去的吗?”


“有,后来摔死了,就没了。”


姜果的天真总会冷不丁给崔媛一下狠的,她记起了村长好像给他们说过这么个事。


“那有人来吗?”


“你们。”


“除了我们呢?”


姜果想了想,像是在检索词语。


“有人嫁过来。”


“嗯…”


崔媛对于嫁过来的女人不大理解,但也佩服这份勇气。进了这种地方,一辈子能不能出去一趟都是问题。



“嫁过来就难回去了。”


姜果嗯一声,崔媛余光能看到夜色里她迎着月冷白的小脸。


“你想出去吗?”


“不想。”


不想,崔媛对这个回答很意外。


“为什么?”


“出不去。”


“总有一天可以修路走出去的,会通车,会有很多人来,也会有很多人走,想去哪里都可以。”


姜果还是那个姿势,仰着脸,不看她,月亮是她的眼睛。


“出不去的。”


“未来的事谁都说不准。”


“出不去的…”



这句话说了几遍,崔媛没有数,停顿后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们之间似乎有什么阻隔。


她把这种阻隔归根于不同生活和教育背景,面对一代代没能走出山的人,她或许应该换位,思考她的想法。



“夏老师是个什么样的人?”


“和你很像。”


“哦?怎么像?”


“也和我说过这些,走出去什么的。”


崔媛在想这个转折会不会有些突兀,话题到夏婧时,气氛好像沉了些。


“你的英语书是她送的吗?”


“是。”


“我看你每天都在看。”


“上面有画和小人。”


“你看的那些?”


“其他的看不懂。”


夜是凉了点,依稀能听见远远的村长家的狗吠叫的回音,崔媛揽了揽披着的外衫。


姜果这句话的意思是,她不懂英文。


真不认识也好,还是不想和这件事情有牵连也好,崔媛没什么立场质疑她。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那,和我讲讲村里的故事吧,说你想说的。”


其实到现在,崔媛自己觉得,她们中间除了一层薄薄的纸什么都没了,隔着这层纸能猜到对面人的所有,只是看愿不愿说破而已。


她并不想用审讯的气势纠问什么,每个人都有某些说不出口的理由,事关人命的东西大人尚且害怕,她只是个孩子。


“我给你说二娃的事好吗?”


“好。”





这座村庄很小,小到有趣的事情都那么少。


二娃头上的疤是从炕上摔下磕的,他娘就再也没让他睡过外面;翠红本来是要上学的,她娘又生了个弟弟,她就喂羊去了;村里只有姜果家里单一个闺女,其他户都有男娃……


“待我最好的除了俺娘就是小齐嫂子,她会的多还能干,说话轻飘飘的,就是总爱害羞。”


“哪个是小齐嫂子?”


“俺们村姜文兵的媳妇,长得白白的。”


“我没太大印象。”


崔媛走动太少了,一天到晚见到的人还是那几个,其余的事情一概不知。


“你见到一定会记得她的,头上戴着块花头巾,走到哪里都背着小蛋蛋。”


“小蛋蛋?”


“小齐嫂子的娃。”


崔媛好像知道是谁了。







依旧不知道现在几时几刻,星星还是那些星星,村长家的狗叫已经消停了,风灌进裤管搔着腿肚,她今夜听了很多零散的,通过一个小女孩视角讲述的故事。


“所以那条黑狗最后还是死了?”


“咬了小儿子,周老汉哪能愿意,活活打死了。”


小姑娘已经没有刚开始那么精神,崔媛想着找个合适空隙开口让她回去睡吧。


“他是坏人,那只狗没咬过人,是他儿子打狗,狗才咬他儿子。”


“嗯。”


其实孩子才是最会区分善恶的群体,简单的正反两面,不是善那只有恶了。


“你困了吗?”


一段静谧过后,崔媛觉得今夜应该差不多到这了。


“有点。”


“那回去吧,很晚了。”


她先站了起来,动作会带起木板凳的一声吱呀。


有月亮的夜晚,外面要比窑洞亮很多,皎皎白洁洒在崔媛肩膀,跳动踊跃,蹦哒进女孩圆圆眼睛里。


“老师。”


姜果屁股没有挪动,还是仰着脸,但眼里不再是月亮,是浅浅的崔媛的轮廓。


“有很多坏人。”


她们对视,在初秋的夜里,明明还是稚嫩的女孩,这个说不清的眼神让崔媛心中涌起一抹怪异。


她继续开口,风撩起几缕头发。


“但我娘以前有舌头的时候,告诉我,”


“发现不了坏人的话,就要知道谁是好人。”









姜果睡下了,浅浅的呼吸匀称,在窑洞里睁眼和闭眼没什么两样,崔媛伸出手,勉强能看到一点点轮廓。


“发现不了坏人的话,就要知道谁是好人。”


很简单的道理,但又谈何容易。



左右手的手指一根根伸直又蜷起,她索性抛却繁杂的因素,用最直接的善恶感做出判断,筛选目前还值得信赖的人。


邢炜,彭留洋,姜果的名字一个个闪过。


右手要伸出第五根时,她想起姜果今夜夸了最多次的那个腼腆女人。



思索良久,她最终伸出了那根指头。









评论 ( 45 )
热度 ( 1051 )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 禽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