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崖【十六】


首章 




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起来的,把她耳后的发吹乱,皱了呆呆定着的包裹脚踝的裤边。


崔媛没能说出来一句话。



二十五岁,怜花,刘庄,没了娘的刘望。所有事情都串起来了。


借住那家的婶子,说什么来着,那孩子娘死了。原来没有原因的死亡,就是没有死亡。


千头万绪,慢慢加压。



她是刘望的娘,却出现于窑沟子,为什么说她死了,她怀里的孩子是后来又有的吗……


口音也有了解释,但完全超出了她的猜测。



“崔老师?”


怜花叫了她一声,不知她为何呆滞。


或许是这一时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崔媛丢掉了一直以来的谨慎,看着她的眼睛,挪动两片嘴唇。


“我知道你。”


一时之间只剩下啼哭,婴孩黑洞洞的嘴,带着把女人大半辈子光阴榨干的力气。


“你知道我?什么?”


她没有意识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不过没关系了,崔媛并不打算打哑迷。


僵直的腿动了一下,她说。


“你知道刘望吗。”





陈述的疑问句,僵在原地的换了个人。









崔媛又回到了这孔窑洞里,是被齐怜花带进来的。


坐着有一会儿了,她魂飞天外,崔媛安静,给她思考的时间。


“你怎么知道刘望?”


敛着眉眼,看不见她眼底的情绪,鞋垫上扎的那一针还卡着,放置到一边没动。


孩子在怀里哭啊,嘴里上颚骨一道一道看得清晰,嗓子要喊破都没得到一声哄。


崔媛抱过来,轻拍肉乎到没有骨骼的脊背,在不大的窑洞里踱步。


“我来时,去到过刘庄,那个孩子灰扑扑拦着我,要我当他娘。”


“后来有人告诉我,他娘死了,叫怜花。”


眼尾瞥过女人的发旋,小小的木板凳子,她坐着像是蜷缩,以脊背抵抗着所有。


“娘死了,孩子那么小,别人有娘我没有,于是见到个差不多年岁的女子,就喊娘,想娘么。”


在一个母亲面前说这些,崔媛觉得自己很坏,虽然陈述的是事实。她甚至在想,要不要继续加码说下去,坐在眼皮下的女人好像已经控制不住情绪了。


齐怜花的肩膀颤抖着。


“他还好吗?”


“很活泼。”




“我对不起他……”


“他才那么点大,拉我手的时候,只能握住一根手指头。”


泪荡起了几粒灰土。


崔媛垂眼看着脚边变成深色的几粒黄豆大小的泪痕,没有安慰。不知何时,她已经开始学着控制怜悯。


“他们为什么说你死了?”


“你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她好想知道,可回答的只有渐渐起来的哭声。



怀里的婴孩儿绵软贴着她的胸口,他娘的哭声起来,他就消停了。

崔媛轻轻拍他的脊背,像是叹息。在掺着啜泣,怪异的氛围里,声音淡淡,像是哄他睡觉那么轻柔,继续说下去。


“你还有个哥哥呢。”






“你想知道什么?”


抹下的泪蹭得手背亮晶晶,擤一下鼻子,好像还沉浸在某种回想中,飘忽的眼神找不到焦点,没有依靠,但她是个非常刚强的女人,崔媛知道。



“刚刚问了,那两个问题。”



为什么说你死了。


又为什么来到了这里。




进风的门在刚刚就被她关上了,屋内暗着一个度,连带着气温都凉了。


怀里的孩子抓着她发辫,她抱着他也紧紧的。



“很多事我不能告诉你,你想知道的我明白,但我的难处你却不懂。”


“现在没人,只有我俩。”


她的意思是,自己介怀着某种威胁。但这个分布稀疏的村落并不是哪里都隔墙有耳,害怕些什么呢?



“崔老师,你在这,生活了多久?”


齐怜花忽然问,眸子没有焦点的盯着灰黑的屋子。


“八天。”


“你知道我呆了多久吗?”


崔媛思索一下,按照刘庄婶子告诉她的话,怜花是前两年“死”的,那应该是。


“三年不到。”


“嗯。”


三年很长,但也短得过分,她能记起每一天的活法,在暗无天日里辗转苦捱,每一秒都在想念那天抓着她一根小指声嘶力竭的儿子。


直到她又有了孩子。


“你不懂,所以你不怕。”


“那就要一直不懂吗?”


崔媛来到这里后经历过的所有交流都让她感到疲倦,只剩下一层没捅破的纸,可说话却像是哑迷,她想问她在顾忌些什么。



“你…”


“你,”


到嘴边的话被拦住了,女人忽然侧过来头,黑润的眼珠微微转动,眼白因为转动慢慢扩大,盯着她。


崔媛脊背有点发麻。


“你知道邵二婶子的舌头吗?”


于是伸出了舌头,温热柔软泛着肉红,在虎头铡一样的白牙里摆动,随时会被凿成两半,缩回去。



“你看看我的还能呆多久?”





舌头,崔媛好像懂了很多东西。比如舌头大概是怎么没的。





“她说了什么?”


“是我害了她。”


“什么?”


她好像已经把崔媛忽视了,木木地说着,沉浸在某种回忆里。


“走吧,崔老师,能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趁他们没有怀疑你。”


“他们,谁们?”


“谁都是。”


“你被强迫来的是吗?”


她顿了一下,没吭声,崔媛的猜想压实了一点。


她听到刘望后的那些表情是无法假装的,一个正常母亲,崔媛不觉是她主动离开自己的儿子。


“谁强迫你?”



“谁?谁都是。”


还是这句话,崔媛一度觉得她思维不太正常。


怜花站起身,孩子抱回自己胸口,交接的那一刻。


“我帮不了你什么,走吧,崔老师。”


她好像铁了心了,崔媛也是。几丝光偷跳进来,圆而亮的那一双眼,在昏暗里坚定得厉害。


“你知道我并不只为了探听什么才来找你。”


“你只需要告诉我一点点,威胁不到你的一点点,就可能会救一个人,你明白吗?”


一句都不想装了,眼前的女人比谁都清楚。每一句话都说得弯弯绕绕,不好不坏,用打太极的把式和她拉扯。


“你怎么来到这里我不想知道了,反正你儿子刘望这辈子都没有娘你也不在意了是吗?”


“告诉我,没人知道是你说的,我们走出去,这一个村子的事情都会水落石出。到时候,你能出去见刘望,看他长了多高,听他喊一声娘。”


重重往她的痛点上戳,她也是女人,她知道什么最残忍,但是没有办法了,路已经走尽了。


后续崔媛又说了些什么,她自己也记不大清了。只知道窑洞里像是单方面的训斥,抱着孩子的可怜女人低头,眼泪又糊上了眼眶,新的泪顺着旧的痕往下滑落,掉在婴儿的脸蛋蛋上。


“你只需要告诉我,夏婧来到这里后,住在哪里,和谁有交集。”

“谁都不知道是你说的,我也不会把你说出去。”


这句话后还是只有哽咽,夏婧名字明明白白说出来时她没有表露出一点惊讶,或许从自己进来,她就已经知道了这一趟的目的。


“夏老师...”


眼睛直直地盯着地面,还在权衡,或许是崔媛的那些话点燃了她熄灭多年的希望,干燥的嘴唇摩擦得像砂纸,呜咽着念了一遍遍那个名字。


“教书的时候,就是住在村长那的空窑洞里。”


声音低低的,仿佛这样就可以让别人听不到。



蚊子音落下时,崔媛怔住了。




“不可能,那窑洞没人住。”


她与邢炜再三搜查,得出的都是那窑洞没人住的结论,杯子底的灰,缺少的日用品,如果……





大脑飞速运转的崔媛刚欲反驳的嘴顿住了,眼睛倏然睁大,里面倒映着女人黝黑而复杂的眼神。



村长的空窑洞。


齐怜花说的或许是真的。




就在刚刚,她想起了一直被她忽视的东西,


在他们到来前,邢炜与彭留洋那一间,似乎也是空的。


















评论 ( 29 )
热度 ( 946 )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 禽秦 | Powered by LOFTER